当前位置:主页 > 丽江游记 >

艳遇丽江:逃离向左沉迷向右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9-09-10 15:19

  灯光照抚着临水而居的人家,屋檐下的灯笼红影长垂,光晕入水。古城一溜,结构了的细瓦屋顶,三角和斜面,朦胧在微雨里,湿着长长短短的流光。

  活该有这样一座精致的小城,古旧和曲折,廊桥与遗梦,让人长时间走不出来......

  忽然有一个美丽的倩影从行人里清晰出来,从他的面前走了过去。这是一张有着狐狸一样美丽狡黠的少女脸,眼眸像一滴净水,冲他嫣然浅笑。他浑身一麻,接收到来自她隐秘的目光末梢最轻微的颤抖,从而预感有什么将会在他和她之间发生。在大研今夜......

  他看着她走过那棵树下的时候,她回眸一笑,明亮的眼眸几近羞涩,长发扑扑簌簌地散开来,一拧腰折进了巷子。

  他立即跟了上去,跟在身着淡蓝色紧臀短裙身姿绰约的她身后,穿过灯光潋滟的发亮的廊桥,在俊男靓女中间懈逅、穿梭、追逐、期盼。

  曲曲折折、纵纵横横、起起伏伏重重叠叠、块块垒垒交交错错;寻寻觅觅,追追逐逐黄昏后;冷冷清清,凄凄戚戚夜未央。溪水溶溶,南北小绕通;梯横画阁各西东;飞絮朦朦,点点滴滴、何处认芳踪......

  当他发现人渐渐稀少,她正在城外走去时,他迟疑了一下,立住。她似乎也觉察到了,十分克制地,也略停了一下步子。他得到鼓励,继续跟在她的身后,穿过了樱花树林以后,从随势赋形的石阶上拐进去。

  跟在身后的他,突然眼前一亮,又折回到了四方街。前面的少女脚步轻盈,动作娴熟。飘飘然地转过一座宋明遗风的房屋,他发现自己已经跟丢了她。

  那座房子的瓦垅有着十分疏淡的韵味,院子很深,隔着白的照壁,响着悠悠琴音。房顶上有罩合的大树,一种静气倏忽就弥漫开来,雨极易使人恍惚、沉凝。

  他慌慌张张的,又绕了几条有着弱光与细雨的小街,加快奔跑,却发现它们的尽头都是通向这里,于是他坐下来,坐在了一座古廊的阶前,看着眼前流动的风景,他觉得自己是观赏盆景的上帝。

  当他恹恹穿过了稀来躟往的人群,路过别人精致的屋宇,回廊,照壁,回到客栈里的时候,却在灯下的矮桌前看到她:平静的快乐,和谐情悠长......坐在那里目光灼灼地看自己。

  “嗯,”他心荡神驰,尽量不使自己的声音抖的太厉害,凑前去,她把一杯奶茶擦着石头的纹络的杯子轻推过来。

  就是这样一个院落,古老的木楼雕梁画栋,木质的地板和墙壁是韵醉与美丽的气息,十分恬静,他不时朝她垂着的长发和圆润的侧影瞥去,感觉她距离自己如此之近。柔和的脸庞上落着睫毛的阴影,鼻子小巧光滑,嘴唇极致,随着呼吸轻轻开合……他感觉她仿佛已经依偎过来,甚至闻到了她头发上的幽香。“只有我们俩,”陌生的语调,门在空空的院子里乱窜,她的呼吸变得十分清晰,盖过了风在奔驰的声音。

  古老虬结的青藤互相缠绕互相扭动,远处的江水总在起起落落万般吻弄石头的岸……他已经拥着她,用双臂将她圈定于树身,她背靠着树,树激动得发出一种轻颤,哗哗地摇。她的长发倒垂下去,像长长的青苔,地上涂着他和她以及树斑驳的斜影,他正陶醉于她凉丝丝的嘴唇,突然,她一把推开他,向门外的雨里面冲进去。

  越过雨帘,地下的积水洼在她脚下向两边溅起,溅得老高,再以优美的弧线落下去,越过了的晶莹的雨线,仿佛好一场韵致江南烟雨梦!丽江的夜晚正在天各一方的沉醉。

  他追过去的时候,街上的游人已经开始稀落,然而古老而宏阔的建筑里,正在演斯乐。河畔的小楼亮了烛光,不知道哪里来的人,咖啡肤色黄头发,黑眼眸蓝眼珠,坐在那里饮茶、喝酒,发呆,怀古,或是想人。

  他再一次丢了她。他坐在时间不能确定的湖边,听到有音乐从弦索间溜过,天地间有云光水气的流动,而水与云与乐声都显苍白无力。

  当他回到客栈的时候,他在自己的房间与她重逢。在那个有着木头的香气的夜晚,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完全拥有了她。

  坝子是有灵气的,这时的平坝真是过于纤柔,当然会被豪放的人们所不齿。但坝子的好处是在极小的空间里模拟了世间的形态以及世界的秩序,古城,江水,潮湿的草地,远处开满了紫色花朵的牧场,再远处的黑森林以及更远处山的环围。

  在这样的地方行走,男人都极易将自己想像成皇帝。这里自然有成群美丽多愁善感的女子,那么,江山在左,情人在右。

  这样想着的时候,有越野车从他身边路过,他突然看到了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也已经看到了他,他们互相十分好奇。

  奔跑追逐的时候,世界静止;当你坐下来,一切开始转动。后来,现实顾左,浪漫顾右。一切轮回自然。

  • 上一篇:丽江古韵
  • 下一篇:穿越尼汝,走自己的路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