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丽江游记 >

穿越尼汝,走自己的路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9-09-10 15:19

  还在没有出发前,我游历了所有自己能涉及的网站,希望可以从中能找到关于尼汝的相关资料,可遗憾的是,无论如何我是没看到有关她的完整的信息,有的仅是片面的,阶段性的,拼凑的。没有获得什么有价值的数据,甚至一帧简单的地图。既是如此,我也作罢了。我也越发不爱做详细的行程计划了,我想,脚走到哪里,人就在哪里,心随我动。有更多的未知,就有更多的吸引,愈加地让我神往。

  来到美丽的香格里拉,就遇到了一位来自北京的驴子,他同样将要走进尼汝,不同的是时间要比我晚一到两天。他是期望能在青年旅舍里找到更多的信息、同伴。于是,我们彼此也没得到想知道的事情。他强调:一两人他是不轻易出发,理由自然是危险。还说,有人走了半月还没走过去的。在青舍,我还听说了就在不远的山里不久前发生了一起持自动抢劫并击伤人的事件,也听说有人跟着向导进了山就再没出来过的骸人事情。还看到,旅馆里的信息板上仍旧贴着一帧上年我就在此看到的寻人启示,那是当年里在雨崩失踪的一位马来西亚独行者。其实,并非是没有人去走尼汝这条路,只是此时,该出发的也都已经出发了,这也正是我错开黄金假期的最终目的。在我之前就有几队人是我认识的,但自从出发了就再没有收到过他们的任何消息。也就无法给到直接的,有价值的信息参考。国际青年旅舍的馆主,大胡子“弯豆”知道我要徒步尼汝,表情先是一愣,再没有说话,我连忙问其有何建议?他说:建议是有两个,一是注意安全;二是找好马帮。话,说得很实在。 一路上,听到的是众说纷纭,却没有一个可取的说法,相反,徒添了消极情绪。可是,放弃是不可能的,我说了,纵是一人我也得走过去,何况还有一人愿与我同行,那是寒。

  因为有伤,所以从雨崩下来后就决定了在中甸休整一天,利用上午在中甸的空挡,我来到了农贸市场采购穿越尼汝的沿途物资。这里的农副产品一般都比较便宜,但要算计好分量,少了在路上只能吃当地藏胞的糌粑或奶渣了。糌粑酥油尚可,奶渣我是吃不惯的。多了不好带,建议备些干粮,可间隔着吃。我行程的起点是美丽的属都湖,客运站里没有正式的班车来往属都湖,但有承包的中巴车在内停靠,因为不是公车故时间不很固定,一天大概有两班左右,早上一般9时到达站内,下午两三点时间,满员开车。终点设在四村,有人了才延至属都湖。散客20元/人,人多会便宜些,可谈价。司机为四村里的藏民,汉名农农。人还是比较健谈。人多可以选择包车,价格最低一般180元/辆,有4-6人的车可选。我们下午四时出发。不用两小时就在傍晚近六时到达属都湖,本来计划当天住宿风景区内,但是到达后才发现里面的住宿价格比较贵,所以当即改了决定,当天出发。选择马帮是至关重要的,价格也相距很大。

  在属都湖内有两类马帮,一类是属于中甸的,价格一般是80元,这仅是单程,这里的人商品意思很浓,你稍微不注意问清楚,他们是不会提到还要收取回程返空费的,到时他会跟你说那是政府的规定。他们的规定是一半的马费用为返空费,就是说一匹骡马120元一天。也有不收返空费用,这一类是尼汝村本地的马帮,所以不存在返空的问题,也就没有返空费用了,同时价格也要低些,可能是地域竞争的缘故,他们一般可以谈到60元一天。另外,尼汝的马帮会带你绕过售票处,逃票进入属都湖,省下30元。你要是过意不去非要买票的也是可以,学生证可半价。 特别提醒的就是找向导(马帮)要找成熟点,起码看似老实忠厚些的。别光看形象。有些年轻的,夸夸其谈什么都说可以的最好还是攸着点。在不知道东西南北的山里,他就是你唯一也只能信任的人了。几翻周折,我们找来了一位价格合理的年轻的马夫,名字很有意思,汉名叫崔健。请将来要走这路线的人务必记住这个在我们那个年代有着摇滚味道的名字,因为他的故事才刚开始,还没完。

  傍晚六时十分,正式从属都湖出发,因为那段时间天气一直不那么晴朗,阴雨天气多,不时还会有些大阵雨,满是乱石污泥的小道在荆棘丛中延伸,与雨水或小溪流搅和在一起,使沿途的路变得泥泞难行,很多时就如同一块又一块的沼泽一般。海拔在渐渐的抬升,我们的马帮甚是健谈,从他自己小学五年级时投笔放牧到北京从军都说了一巡,我这人除了工作上的,平时就不爱经常说话,但为了不让马帮兄弟冷场,还是职业的挤了不少的话题来,让他发挥去。要知道,那是高原,可需要不小的气量。七点三十分,到达地基坝牧场,海拔3700米。匆匆地在牧民牛棚里蹭了碗净白米饭,当晚就在牧场上扎营过夜。高山的夜晚一片漆黑,除了山风的呼啸外偶尔间还能听到藏骜的吼声及无法分辨的动物怪叫声,令人胆颤。这是我走向尼汝后渡过的第一个寒冷的夜晚。

  清晨八时,在牛马的骚扰下我探出了帐篷,同在一处扎营的还有几名来自广州的驴子,还没从帐篷出来的时候我就听到他们在议论说,昨晚谁谁谁酣声震天,说此人睡得不错云云,哪象尔等,冷得辗转翻辙。后听出来了,说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这冤屈也只有自己知道了。解释也是徒劳,更无必要,也就没出声了。也许是牦牛们听到了大家的谈话也感觉到了我的心声,大声地哼了不停,大家方才大悟。“原来如此,害我等一夜难眠。”大笑。早上九时十分,离开地基坝牧场,向尼汝村奔去。严格的说,今天方是我这阶段徒步穿越的第一天的行军,今天的强度相对较大,要翻过群山的几处垭口,起伏多且落差大。预计耗时6-8小时。离开了宿营的坝子,先是穿过了一处无人的原始森林,攀上经过的第一个垭口,海拔一下子抬升至四千多米高度,距离出发一小时,下到一个挪大的草甸,然后再一次上到四千米以上的第二处垭口。如此几个来回,于中午十二点三十分,到达最后一处垭口上的大坝。在此,山路边已经开始有了明显清晰的路标,从上面看到,往下是通向七彩瀑布,向前是尼汝村。向导崔健有意无意间总是提到瀑布是如何的美,壮观。我是听出了弦外之音了,七彩瀑布不在向导的带路的范围里,过去来回要一小时并是要再收向导费用的,对此,我没太大的兴趣,于是,我便以时间与脚患为由坚持要求前行。我隐约的感到,此时的向导开始出现了不自然的神情。

  下午两点整,用过了干粮后,开始离开垭口,继续向尼汝方向进发。往后的是一路的下坡,落差坡度很大。一路上是穿行在茂密的原始森林当中,路上枯枝、落叶,动物的粪便与露水交织在一起,踩在其中软绵绵,松乎乎地,这往往同时也是一个个的陷阱,有时侯鞋子更会深陷淤泥中。深乌色的崎岖山道映衬着幽深的森林,倍显阴森。千姿百态的大树上挂满簇簇浅绿色的树茸,偶尔间还会不知道从哪里蹿出一只松鼠,好奇地张望着。枝干与枝干交错,白雾在树间缭绕,使人看不见更远的地方。穿过了各样的植物林带,下午5:00在半山上的观景点看到了远处出现了村庄的身影,我断定,那定是尼汝。约6:00,天气开始变坏,开始了下雨。跨过喘急的河流,到达了尼汝上村。海拔降至两千多米。看看时间,我们比向导提前了一个小时进村。我们带着一身的雨水爬上了崔健家的上楼。屋内生着火,湿木柴在火中爆响,发出哔叭叭声。我们靠近火堆慢慢地烤着。崔健的母亲热情地用一个精致的木碗给我们分别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酥油茶,还有青稞粉,同时,递上了一双银筷子和木筷子。木的给了寒。嘴里一个劲说让我们多吃。按照藏族人的习惯,这是很高的待客规格。而同伴因为是女孩,就只能使用木筷子了。向导崔健的家里人很热忱、好客。所以离开时候我们除支付了马帮费用外还付了些钱权做吃宿费用,算是感谢。

  建议:今天的行程其实是继续了昨天没有完成的路,两天可以合并在一起,要注意别让马帮分开收费,否则你将可能被多收半天的马费。属都湖到尼汝一般速度要走6-8小时。

  我们在马帮之前进入尼汝村后,我没有马上的找到了马帮的家里,而是到了一个藏民家里了解了一些当地马帮的一般的费用,以及从别人里打听马帮崔健对路线的了解情况。我想,在路上有很多事情是不得不谨慎的。最后商量决定了以100元一天的价格继续雇佣崔健的马帮。1:30,来到河边一个很小的坝子,决定在这里生火做饭。大哥确实是个有经验的牧民,很快就挥动他那藏刀砍来了木材并生了火。那藏刀发出锋利的寒光,令人不寒而栗。 今天吃的是从中甸带来的挂面。能在野林里吃到热乎乎的面食,自然是不容易。开饭没多久就来了一支马队,都是架马上山的,有十多人。马背上的游客显得很神气,其实,在这样的大山里骑马是极其危险的。此时,我开始有了一些疑惑,这真就只有当地人才走的马道么?有点不太好的预感滋生了。这不是没有根据的,从向导说不用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达目的地至此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按说,我们的脚力不比马帮的慢,但目前仍看不到山的尽头。我一再客气地询问,但却没得到清晰的答案。听到的只是一路上崔健那重复的:“你们今天运气好啊。” 虽心存疑虑,不知道自己身处大山的什么角落,但我却清晰地明白自己的处境,人在旅途。如此,我们继续再艰难地翻了两小时的山路,喜见曙光。

  海拔一下又上升到四千米上下。见到了山上的的坝子,还有点缀在高原上的大小湖泊。途径丁汝湖、纳帕湖到南宝湖。南宝湖是一般旅客从属都湖后的终点,假期前后的接待能力很有限,所以这里还不是我们今天宿营的地方。高原上寒风飕飕,风越刮越冽,停下脚步就倍显寒冷刺骨。不敢做再多的停留就继续前行。顺着河,下到海拔稍低的地方,一个多小时后到达一处放牧场。那是大哥放牧的草场,时间,还不到下午三点。夜宿大哥家牛棚。十米见方的木棚里,七个人围着火炉边席地而睡。火渐渐地熄了,屋里变得异常地寒冷。不知不觉间,我和他们一同进入了梦境。我已经无法再记得自己曾经做了个什么样的梦。但我想,我和他们的梦肯定不一样。可有一点我想我们是一样的,我们的梦同样是单纯的。他们的单纯在于他们单调的生活,而我,在于我唯一的想法,那就是尽快的上路。因为,这里的夜晚太冷了。

  建议:后来我了解到上南宝牧场至少有三条路,时间越是短,越是难走。但当天都能到达。不要轻易的相信节省了多少天的话,还有就是选好你的马帮。

  • 上一篇:艳遇丽江:逃离向左沉迷向右
  • 下一篇:客栈,丽江因你而精彩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