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丽江游记 >

丽江:纸醉金迷俗不可耐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9-09-10 15:25

  在丽江足足呆了四天,没有离开这个古镇。美丽的丽江给记忆留下了许多美好的瞬间,足以让许多年后还能细细回味。然而,行程结束后,也能够找出些许不尽人意的情节,令人非常失望,有的甚至已经深深地影响到了丽江古镇的印象。

  几乎成为丽江代名词的大研古镇,建筑确实有点民族风情,走进去也有感觉,但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店铺,出售一些打着本土招牌其实不知从哪里调来的冒牌丽江货。在这里漫步,已经无法找到逛古城旅游放松心境的目的了,仿佛置身于一个超级大卖场(只不过这个卖场的所在极具原生态),现代人的喧嚣声已经将古镇原本的清古抹得淡如尘烟,令人无法去细品古镇的悠远。

  从介绍上知道,许多来自大江南北的游人游玩之际就地落草,成了一位半经营半游玩的高人。实际上,诸多所谓的艺术家在这里安身大隐只是一种噱头,最关键的目的就一点,狂赚游人钱.或许,真有那种准备隐入的人在后来也被同化了。

  不管是大研古镇还是束河,几乎已经找不到一位本土纳西族人开的店,都是来自大江南北的商人。当然也有个别或许属于本土的小店,要找到几乎可以用中彩票的概率来形容,其中有一家姜糖店似乎属于此类(也还是不能明确)。这些商人们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发扬古粹。就一个念头:赚钱。一位纳西族的服务生告诉我,他们当地人都将房子出租给外来人,年租金达到数十万元。想想,仅房租一项就数十万元,这般沉重的负担不转嫁给游人还转嫁给谁呢。

  又说,在举世闻名的四方街,纯粹的纳西族老人如千年前般的起舞,其实早已成了一种应景。一位知情人表示,他们都是当地旅游主管部门花钱请来跳几下,为了表示民族精粹千百年来的传承。其实,不费力地看看她们脸上的神情就可以明了,只是一种应付,职业化的应付。

  还记得在束河古镇吃的最后一餐晚饭,年轻的女老板一边与一位来自首都的艺术家模样的游谈艺术,大谈自己如何从京城一份稳定职业者到辞职来丽江实现一份艺术的追求,高尚得几乎不食人间烟火。另一边则对游人狂举刀,举个亲身经历的例子,在该女艺术家的小店里添一碗饭竟然高达10元,足足可以买上近十斤大米,数十斤米饭了。当时的感觉就是,店主一面谈艺术,一面狂砍人,并且是笑着开砍。

  再说一个亲身经历,在束河古镇,给一位卖小玩艺的纳西族老人摄像。这位老妪立即老练地将脸遮住,极不配合。嘴里还念念有词,为啥不到我这里买东西呐。

  在旅游景区,逛美景、品民俗、尝美食,完全不可分割。然而,在丽江这个极具民俗风情的美丽城市,吃竟然成了一个很费心思依旧不能如愿的难题。

  先说攻略上各路高手大力推荐的鸡豆凉粉,灰灰色的,拌得倒是好看,吃起来却很是腻人,在嘴里糊糊的没有一点味道。再说丽江粑粑,也是难吃得很,就是一块做工粗壮的饼状物。至于过桥米线,比起江西抚州的泡粉来,味道真的不知道差到哪里去了。包括在一家极负盛名的连锁店总店品尝了水蜻蜒、竹虫、蜂蛹等极富特色的当地特色食品,做法也非常单调,仅仅过下油锅,就拿出来品尝。

  在丽江几天里,最费心思的就是琢磨如何吃、吃什么。但是不管怎么吃,不管在餐馆点菜、酒吧点单、排档点特色小吃,统统难吃得令人难以忘记。那时节,想起江南的吃,就感到亲切。到最后实在没有胃口了,只有躲进肯德基去吃快餐,在千里之外竟然沦落到了吃肯德基的境地,想来都是一种无奈。

  才到丽江时,趁着黄昏找到大研古镇,马上就被路边的各式叫卖小吃挑起了胃口。实在经不起烤得焦黄的烤猪,找了一家飘香小店,花70元切了一盘实实在在的肉,吃起来竟然是肥而不腻又香又脆,直呼过瘾。那时分,总认为在丽江除了美景就是无尽的美食了。没想到的是,那次只有肉的晚餐成了丽江之行最美的记忆。

  (不过,在官房大酒店的自助早餐还真是值得推崇,不论是牛奶、甜味粑粑、过桥米线,都比外面所谓最地道的所在弄得好吃。可惜仅限早餐。)

  地处高原,丽江的天气着实不敢恭唯,白天黑夜反差极大,应该有十几度几十度吧,完全应合了一种说法:白天是夏晚上是秋。白天阳光炽热,没有任何云彩遮拦,灼烤着大地万物,穿一件衬衣都感到热。但是,一到晚上,雪山刮来的风用凛冽来形容都不为过,外套毛衣都有需求。

  当然,天气差不是丽江的错,地处高原,侧傍雪山。所以当地的居民都是皮肤黝黑,外来游人帽子衣服一样都不能少。

  回首,走出古城,可以看见平静似水的古镇表面下,潜伏的是一种受各种外来种类影响和刺激下产生的浮燥。这种浮燥一如丽江的阳光,灼烤着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不安份情结处处存在。

  • 上一篇:丽江-香格里拉休闲游精选景点实景图
  • 下一篇:小城故事之丽江——浓得化不开的醉生梦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