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丽江游记 >

谁才是丽江古城的新名片?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9-09-15 23:35

  日前,第一部描写少林寺的大型实景演出《禅宗少林·音乐大典》在河南嵩山上演。更早的时候,张艺谋的“印象”系列已踏遍了漓江、丽江,即将登陆西湖……而这之中,最热门的实景,当属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云南丽江古城。

  最开始,是杨丽萍的原生态歌舞集《云南映象》,让观众对云南有了比较直观的印象,自然,不得不提到《印象·丽江》(雪山篇)。前不久,张艺谋还率领王潮歌、樊跃在北京发布了该剧音像版。但近来,最引人关注的, 当属李亚鹏投资近千万、张杨导演、霍昕编剧、号称是中国版“罗密欧与茱丽叶”的纳西族民族歌舞剧《爱的香格里拉》,目前正在紧张排练,预计将于7月初在丽江木府首演。

  7月,当你来到丽江古城想要感受纳西族古老文化时,究竟是去玉龙雪山看《印象·丽江》,还是去木府看《爱的香格里拉》?

  去年7月23日,《印象·丽江》雪山篇终于在海拔3100米的世界上最高的实景演出剧场——云南丽江玉龙雪山的甘海子蓝月谷剧场正式公演。

  《印象·丽江》全篇分《古道马帮》《对酒雪山》《天上人间》《打跳组歌》《鼓舞祭天》和《祈福仪式》六大部分。整个演出以雪山为背景,以民俗文化为载体,由500名来自10个少数民族的演员倾力出演。来自纳西族、彝族、苗族等10个少数民族的500名普通农民是主角。

  这次在北京发音像制品,尽管无法身临丽江古城,海碟公司还是从丽江拉来了30多个群众演员,现场表演气势磅礴的《印象·丽江》片段。显然,张艺谋延续了一贯的老路子。众所周知,张艺谋一直喜欢在大场面上花力气,他的大手笔所成就的气势,从来就毋庸置疑。说到这部实景剧,由于奥运会工作是重中之重,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指指两位搭档,“其实这部实景剧,我就是摆摆样子、码码姿势,真正执行的是他们俩。”

  他也为《印象·丽江》因为涉及破坏环境被紧急叫停做了澄清,“并非是整个演出被叫停,而是部分在核心景区的演出停止,但不会影响到整体的演出效果。”张艺谋认为,这种大型实景演出本身就是一个商业和文化相结合的产物,条件合适的话,“印象”系列还会继续。

  虽然要7月才首演,但《爱的香格里拉》却来势汹汹。和之前在丽江上演的各种剧不同,这部剧最大的特点是:这是一个有故事情节的戏,而且故事来自纳西族上千年的古老神话。

  李亚鹏明明是个演员,当然,他还在做一些影视剧的投资,可是他又怎么会和纳西族神话扯上关系呢?这个渊源还得从戏的制片人、总制作周芳说起。

  周芳是纳西族人,在云南艺术学院学戏剧表演时期,接触了大量的东巴史诗。所有东巴史诗都让她震惊不已,“跟古希腊剧集的台本一模一样,当时我就觉得,丽江应该有一台戏剧,就像《雾都孤儿》属于伦敦一演就是一两百年,丽江也需要这样的剧,需要一个这样的剧场。”

  怀揣着这样一个巨大的梦想,周芳开始了筹备。她花了整整五年时间,开始读大量纳西史诗,寻找可以改变和突破的地方,同时接触更多的导演。在纳西,著名的诗歌三部曲是《创世纪》《黑白之战》和《鲁班鲁饶》,也是历史最长、最完美、从来没人碰过的戏。六年前,周芳和自己的一个朋友,两个人把这三部戏用东巴文字,一个字一个字地翻译成汉语。作为好友,知名导演张杨一直在给周芳提建议出主意,他还提出,在丽江最适合做室内戏剧,这个戏可以在束河古镇做。

  就是在这样的筹备过程中,周芳差点就找到了投资人,可是《印象·丽江》的成功上演,又让这个人不自信了,影响了他的投资心态,周芳也忽然不自信了。后来她决定来北京寻找投资人。“在云南,谁都不会当成一件正事儿来跟你聊,因为他是来旅游的,没有一个人会觉得这个事儿不好,但是所有人都是说过就忘记了。我要谢谢杨丽萍,她一直在义无反顾地支持我。”她放弃了各种工作机会,执意进了李亚鹏开的春天影视公司做企宣。直到8个月后,也就是去年年底,“蓄谋已久”的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李亚鹏,并获得了他的支持。

  周芳把这五年来对丽江地区的非常完整详实的报告交到李亚鹏手中,这其中包括市场调查、旅游调查等各种数据。“我想,自己也能运作,进来的人也能有盈利的模式。”

  最初,周芳想把《鲁班鲁饶》做成故事主线,这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男女主人公是纳西族第一对殉情的青年。去年年底,李亚鹏建议音乐合作找宋柯的太合麦田,一群人坐在一起开会,宋柯一口气看完了周芳给的纳西神话,他当时就提出,应该以《黑白之战》为主题,“更血腥,这样在故事情节上会更引人入胜。”最后确定,把《黑白之战》和《鲁班鲁饶》结合在一起,才有了《爱的香格里拉》。

  李亚鹏说,一开始接触歌舞剧,“觉得这是个有点儿意思的事情”。李亚鹏不否认自己是个商人,做这部剧肯定也会有商业考虑,但是自己之所以会投资,真正吸引他的,完全是出于两个感动。在嫣然天使基金成立的时候,这个歌舞剧的项目也成立了。

  “第一是感动于周芳自身的行为。1990年我上大学,也跟她一样,想在自己的家乡做一场摇滚演出,遇到很多困难。看到她,就想起当年的我。一个纳西族女孩,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等于变相来我这儿工作。这五年,她遇到了坎坷、困难,但是她一直在坚持。第二是感动于这个剧对爱的理解,是我在我所见过的其他任何文化中没有见过的,把爱上升到了至纯至真的境界。我没想到,在纳西还有一个专门殉情的地方,两个相爱的人为了逃脱世俗,而选择这样一种方式在一起,完全是中国版的‘罗密欧与茱丽叶’,但是这个境界又高于普通意义上的爱情。”

  李亚鹏说,之前自己去云南采风时,有一幅画让他印象深刻,“在男女去圣地殉情的路上,沿途有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大象和狮子、猪和羊……纳西文化对爱的解释,开阔的胸怀让我很受震动,这在我见过的任何别的文化里是没有过的。”

  “每个东西都是有灵魂的,纳西当地文化有地域性,受众也是有民族性的,所以当我们参与进去做这部歌舞剧的时候,我们不希望赋予什么新的内涵,而恰恰是被他们原本的内涵所感动了。我们不是做一个纯原生态的作品,这次由讴歌来担任音乐总监,用电子音乐和纳西音乐结合,只是希望用一种新的形式,去诠释这个故事。”

  这部歌舞剧的创作阵容非常强大,艺术总监是杨丽萍,导演张杨,编剧霍昕,音乐总监是擅长做电子乐的讴歌,编舞是国内舞蹈界有名的万泉教授,舞台美术张武,多媒体是丰江舟。

  为了能做出这部剧独一无二的风格,讴歌特地和张杨、李亚鹏、周芳等一同前往云南采访,并采集了大量口弦、拨拨等民族乐器演奏的曲目片段。讴歌说:“丽江空气好,采样效果非常好!而且不太有局限性。当地纳西族的领导也非常重视,他们说:‘用你们的做法把它表现出来,神似就可以了。’我一下就觉得脑子里海阔天空,原本的避讳也没了。”

  周芳给了讴歌一张碟、一本书,结果李亚鹏听完讴歌做的小样后非常激动,给他发了短信鼓励他,纳西族长辈听后也相当肯定。“他出的序幕,高于世界音乐,也不是流行曲,又不是原生态。”讴歌从今年1月中开始做小样,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完成了全部八幕剧的创作。这其中有个很重要的环节是,他在丽江采到了原汁原味的纳西唱腔,那个女孩叫金花,是目前纳西族最好的女歌手,她的唱腔是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属于口头遗产的一部分。用纳西唱腔和电子乐相结合,把人声remix在音乐里,才有了现在的歌舞剧雏形,情节感十足。

  张杨还在剧中首度献声,跟周芳学习用纳西族唱腔,扮演一位巫师。眼下,张杨正在丽江做最后的歌舞合排。

  《印象·丽江》的出现,曾经让周芳失去了信心,可当看过“印象”后,她反而更有信心了,“因为完全不一样,而且我是纳西族,我更知道丽江没有什么。张艺谋老师是做大概念,他做得非常牛。但是那个东西跟我们纳西族关系不大,是民族歌舞表演。其实我更自信了。”

  按照计划,《爱的香格里拉》将于7月在丽江木府首演,并至少演出五年以上。“这个事情会一直在丽江,只要丽江在,就会扎根在丽江,希望能成为丽江的另外一张名片。宣科老师做得很好,也不是纯丽江的东西,张艺谋老师做得很好,但是是很好的商业模式,可是这个剧是把记忆遗产变成活的,搁在舞台上,让人用眼睛和耳朵感受。”

  除了将来在国内实现巡演,李亚鹏想得更远,“民族的题材是很受欢迎的。我们也跟一些演出商在接触,很多国外的演出商都非常有兴趣。希望有一天,这部歌舞剧能在世界各地巡演。”

  而张艺谋在获悉丽江即将上演一部新剧时,也表现出了兴趣,“我非常忙,但是如果上演了,有机会的话,我会去看。我想两部戏并不冲突,因为本身的表现形式就完全不同。”

  雪山篇的最大特点就是白天演出,张艺谋说:“这是实景演出无可比拟的真实性!《印象·丽江》决不能用‘欣赏’的眼光来看待。这是一场看不见任何艺术修饰的演出,决不谄媚。经过了上百次的修改后,终于将白天演出的劣势转为优势。”

  《印象·丽江》:并没有所谓的主题和具体的故事,而是表达三个导演对丽江的个性体验。第一部分“雪山篇”是与山的对话,表现的是人们从四面八方来到丽江,体验生命与自然的紧密关系;第二部分是通过人们攀登玉龙雪山,游历丽江古城,从而与生活对话;第三部分“古城篇”是与祖先的对话。在对话中发现,古往今来人们的内心深处始终存在一个神圣的王国。

  《爱的香格里拉》:改编自纳西千年神话《黑白之战》。术(黑)族企图盗取董(白)族的太阳,为此,术族的王子安生米危被董族王子阿路所杀,双方开始了血亲间的复仇。不料,失去兄长的悲伤的公主和善良的阿路素未谋面便彼此有了好感。术族巫师想运用美人计,让不知道自己喜欢上的人就是阿路的公主格饶纳姆以美色引诱,阿路经不起公主的,最终中计并双双坠入爱河。然而两人的爱情抹不去双方部族血亲复仇的意念,两人只有逃离到没有战争、没有仇恨的雪山脚下,不想双方家族知道了公主和阿路在一起并在举行婚礼时强加阻挠,故事以公主和阿路双双在雪山下殉情结束。

  • 上一篇:别让泸沽湖生活在旅游的流水线上
  • 下一篇:联合国评出全球十大濒危景点 我国上榜
  • 相关文章